<th id="zlvolc"></th>

      1. <thead id="zlvolc"></thead>
        <object id="zlvolc"><map id="zlvolc"><kbd id="zlvolc"></kbd></map></object>
      2. <strike id="zlvolc"></strike>
        歡迎光臨湖北華興機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加入收藏 | 免費預約 | 網站地圖 |

        華興免費定制熱線:

        華興動态 News
        熱門産品
        聯系華興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動态 » 中國大學搞“寬進嚴出”,可行嗎?

        中國大學搞“寬進嚴出”,可行嗎?

        發布時間:2018-10-23

        【華興為您關注】今日話題

        根據《長江日報》的報道,華中科技大學在2018年有18名學生因學分不達标,從本科轉為專科,其中11人已在6月按專科畢業。今年6月,教育部部長陳寶生也表示,“有人說,現在是‘玩命的中學、快樂的大學’,這種現象應該扭轉。對大學生,要合理增負。”中國大學是不是也要搞“寬進嚴出”了?

        “中國高校袋口應紮得更緊些”成為高校和教育部門的共識

        很多人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現在又苦又累不要怕,考上大學就可以玩了”。

        有些人确實也是一進大學就“放飛自我”,臨到考試再抱佛腳,或者求老師放水給個及格分。

        很多學校新學期開學選課時,最火爆的話題就是:哪個老師不點名?哪個老師不挂人?

        有不少在高中拼命的學生,到大學讀了四年書,反倒成了廢人,不僅智識沒有長進,甚至連體能都不如高中時。

        不過,這樣的“好日子”怕是也持續不了多久了。

        除了華中科技大學“本科轉專科”以外,不少大學都有公布,對于學業水平不達标的學生,留級甚至退學。

        川北醫學院2018年有83名學生未能正常畢業,這在該校曆史上的首次川北醫學院2018年有83名學生未能正常畢業,這在該校曆史上的首次

        對本科教育的嚴要求,也已經體現在了政策端,被不少學生視作救命稻草的“清考”制度,也即将退出曆史舞台。

        此前,若學生在期末考試、補考及重修均未能通過,部分學校會在畢業前安排統一的“清考”幫助學生畢業。

        但根據教育部上月印發的《關于狠抓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精神落實的通知》,“清考”制度将被取消,高校們也将在今後嚴把畢業出口關。

        “中國高校袋口應紮得更緊些”已經成為高校和教育部門的共識。

        基于這種現實,很多人都建議,中國應該像美國一樣,在高等教育上搞“寬進嚴出”。

        在他們看來,美國頂尖大學學生很少偷懶是因為實行“寬進嚴出”制度,淘汰率高,迫使學生不敢偷懶。

        事實上,無論是美國高校“寬進嚴出”還是中國高校“嚴進寬出”都存在很多錯誤的刻闆印象。

        不管在哪個國家,想上好大學必然不會輕松不管在哪個國家,想上好大學必然不會輕松

        優質大學一定都是“嚴進”的

        先來說說“寬進”。

        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優質教育資源都是稀缺的,高水平大學不可能放寬對學生入學條件的要求。

        在美國,頂尖的哈佛大學、耶魯大學、麻省理工學院、芝加哥大學、斯坦福大學等學校,入學标準則極為嚴苛。

        美國學生要想進入頂尖大學,需要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努力,其辛苦程度絲毫不亞于中國學生。

        當然,美國也有很多可以“寬進”的學校。

        一些兩年制的社區大學,幾乎報名就能入學,許多州立大學,對本州學生的入學條件也放得很寬。

        所以,美國高校的“寬進”與否是不能簡單地一概而論的,它與學校的性質和等級都密切相關。

        中國也類似,大家知道“雙一流大學”錄取分數線都比較高,算得上是“嚴進”,但還有一些學校壓根無人報考。

        就算在高考“地獄模式”的河南省,2016年文理科各有一百七八十所院校分數線上無生源,140分就可以上大學。

        這标準也算寬得不能再寬了。

        所謂的“寬進”是整體性的,具體到優質大學,一定都是“嚴進”的。

        真正的“嚴出”該是什麼樣的?

        當然,更重要的是“嚴出”。

        畢業率低不代表“嚴出”,過程嚴格才是真正的“嚴出”。

        很多人一提及“嚴出”,就是跟“退學”劃等号,仿佛畢業率越低,就證明大學在出口關上把的越嚴。

        美國《高等教育編年史》(2009-2010)的數據顯示:在美國,四年制大學的畢業率隻有57.3%。

        這被很多人當作美國高等教育“嚴出”的證據,因為中國絕大多數高校的畢業率都在95%以上。

        無論是“寬進”還是“嚴進”,美國大學始終把守着“嚴出”這一關,但畢業率低和“嚴出”并不是因果關系。

        首先,不同層次的大學具有不同的情況,是不能簡單地把所有大學的數據混在一起“平均”計算的。

        美國學生信息中心追蹤了2011秋季入學的學生,發現社區大學和四年制私立盈利大學的辍學率是最高的。

        美國教育網站College completion的數據顯示,哈佛大學、耶魯大學、芝加哥大學等名校的畢業率,都名列前茅。

        同時,還有很多美國學生放棄畢業,是出于經濟上的考慮。

        數據來源:美國學生信息中心數據來源:美國學生信息中心

        其次,美國大學實行彈性學制,學生可以在4年或更短或更長的時間内完成學業。

        入校後4年内的畢業率隻是一個單獨的數據,并不能說明太多問題。

        比如,斯坦福大學之所以4年畢業率隻有78%,并非是由于其畢業标準過于嚴苛,隻不過它的環境和文化鼓勵學生創業。

        而斯坦福大學6年内的畢業率為95%,8年内的畢業率為96%,這些數據和北大、清華等國内高校其實差不多。

        所以,美國大學的“嚴出”,并不是一定要讓部分學生不能畢業,而是讓畢業的學生必須要達到課程标準。

        以芝加哥大學為例,在本科一二年級的課程中,人文科學、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的課程都有相應的學分要求。

        最核心的是,在學生的選課目錄中,小班讨論課必須要達到一定比例。

        如果說,上大課時學生還有可能偷懶的話,那麼,在十來個人的小班讨論課上就無論如何偷不了懶。

        如果學生不讀書,不完成課後作業,不要說聽不懂老師在講什麼,就連讨論都插不上嘴。

        每一門課的成績都包括了平時成績、期中考試和期末考試,隻靠期末考試前背背筆記是絕對不可能蒙混過關的。

        能否畢業應該隻是“嚴出”的手段,而不是目的能否畢業應該隻是“嚴出”的手段,而不是目的

        中國高校肯定算不上“嚴出”,如今從教育部到各高校都開始重視起來,當然是件好事。

        但是,“嚴出”應該從課程标準上嚴格,比如教師的PPT不能七八年都用同一套,一些混學分的“水”課該消失就得消失。

        另外,國内高校善用“數字指标”管理,很可能強行設置淘汰率,畢竟國内曾有名校每門課控制10%學生不及格的規定。

        這是一把“雙刃劍”,應謹慎掌握,這意味着大家都努力,也有人會被淘汰。這樣絕對化的評價顯然有失公平,其負面效應可能影響正面初衷。

        千萬不能隻從畢業率上嚴格,硬性規定學校要有多少淘汰率,那隻是“換湯不換藥”。

        大學應該“嚴出”,但必須做好制度配套

        從世界範圍内看,大學本不該是這般“好混”。

        從教育規律本身、高等教育所要體現的含金量來說,大學學習無疑需要學生付出相當精力。

        但為什麼之前很多高校都對學生“心慈手軟”了呢?

        因為在現在的高考體制下,中國學生讀大學的機會成本太高。學生一旦被退學,就相當于一無所有,隻能返回原籍,想再讀大學,就要重新參加高考。

        所以,大學在把嚴出口關的同時,對于學習跟不上的學生,應該有制度配套,以免讓他們失去接受教育的機會。

        首先,對于學習跟不上的學生,可以建議其轉入本校難度更低的專業。

        荷蘭格羅甯根大學經濟學助理教授包特就曾介紹說,荷蘭很多經濟學專業的學生,如果發現自己跟不上,就轉到法學院,再不行就轉到人文學科。

        其次,可以效仿美國大學之間的轉學制度。

        美國的轉學制度靈活性很強,美國高校建立了學分互認制度,學校之間可以轉學分。

        學校的教授在課程開始之前,會給學生發教學大綱,裡邊寫了課程内容、評判标準以及教科書的使用,轉學基本是依照教學大綱來審查課程。

        申請轉學時需要參考的資料也比較全面,比如高中三年成績、個人文書、SAT成績、原來大學的表現、教授的推薦等。

        中國高教體系中應該建立更加靈活的轉學、分流體系,通過學分互認、課程共享等方式,給予不适應本校學習的學生再探一條出路、再多一次機會。

        不少大學課程被認為“有點水”,一些大學生也是渾水摸“分”不少大學課程被認為“有點水”,一些大學生也是渾水摸“分”

        國内高校也應該更科學的設置本科課程,在美國,諾貝爾獎獲得者也要為本科生上課,在中國,院士給本科生上課會成為新聞。

        當然,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是推進招生和培養制度的深層次改革。

        如果學校還是隻能按計劃招生并依照計劃進行培養,招進來一批學生,最後要保證畢業率,相對而言,就無法做到“嚴出”。

        網絡經濟主體信息
         
        點擊這裡給我發消息
        華興董芳
         
         
         
         
        毛茸茸BBwBB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