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zlvolc"></th>

      1. <thead id="zlvolc"></thead>
        <object id="zlvolc"><map id="zlvolc"><kbd id="zlvolc"></kbd></map></object>
      2. <strike id="zlvolc"></strike>
        歡迎光臨湖北華興機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加入收藏 | 免費預約 | 網站地圖 |

        華興免費定制熱線:

        華興動态 News
        熱門産品
        聯系華興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動态 » “人類最後的警報”不是虛言

        “人類最後的警報”不是虛言

        發布時間:2018-10-15

        【華興為您關注】今日話題

        關于“全球變暖”問題,這幾天出了兩件大事:一是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了諾德豪斯,表彰他在氣候經濟學的貢獻,他在獲獎感言中再度重申了對氣候變化問題的擔憂;二是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在韓國仁川發布了《IPCC全球升溫1.5℃特别報告》,這份報告傳遞的警告信号異常可怕、強烈、堅定,BBC稱其解讀為對人類“最後的警報”,且“隻剩12年去解決”了。有外媒甚至誇張為“人類滅頂之災”。這份國内媒體較少關注的報告,到底是确有其事,還是危言聳聽呢?

        “最後的警報”說了什麼

        不妨先來詳細介紹下這份報告。報告的發布方,叫做“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英文簡稱是IPCC,是聯合國框架下的跨政府組織,可以理解為在各國政府共同領導下由各國官員和科學家組成的,專門應對氣候變化的組織,是全球公認的在氣候問題上最為權威的組織。這份報告的編寫者之一,IPCC第一工作組聯合主席翟盤茂,就是中國氣象科學研究院副院長,他也在本次報告發布後專門接受了聯合國新聞處的采訪。換句話說,這份報告的權威性、代表性是絕對足夠的。

        IPCC第一工作組聯合主席、中國科學家翟盤茂IPCC第一工作組聯合主席、中國科學家翟盤茂

        這份報告說了什麼呢?報告的名稱叫做《IPCC全球升溫1.5℃特别報告》,大家可能記得,原來提到全球變暖,有一個控溫目标,是2°C,意思是要控制全球平均氣溫相比工業革命以前,不升溫超過2°C。但是呢,這些年科學家們發現,2°C的控溫目标可能還不夠,得更低才行。2015年巴黎氣候大會通過的協定是,國際社會承諾行動起來,将全球平均升溫控制在工業化前的2℃以内,并繼續努力控制在1.5度以内。而現在這份最新報告說的是,從科學的角度講,2℃真的沒有多大意義了,控制在1.5℃才能挽救人類,報告詳細分析了0.5℃的差别到底有多大,以及該怎麼做,要花多少錢。剩下的,就交給政治了,今年年底的波蘭卡托維茲氣候變化大會,将很大程度上決定人類命運。

        這0.5℃的差别,大概是這樣的:例如,到2100年,将全球變暖限制在1.5°C而非2°C,全球海平面上升将減少10 厘米。與全球升溫2°C導緻夏季北冰洋沒有海冰的可能性為至少每十年一次相比,全球升溫1.5°C則為每世紀一次。 随着全球升1.5°C,珊瑚礁将減70-90%,而升溫2°C珊瑚礁将消失殆盡(>99%)。用IPCC第二工作組聯合主席波特納的話來說,“溫度每額外升高一點都非常重要”,因為會增加長期或不可逆轉變化的風險。

        那“隻剩12年去解決”怎麼理解呢?根據報告,如果維持現在的排放現狀,大概在2030年到2052年之間就會升溫至1.5°C。2030年距今天可不就隻有12年?自工業革命以來到今天,地球氣溫大概升了1°C左右(誤差正負0.2°C之間),速率差不多是每十年0.2°C,如果落實巴黎氣候大會協定的各項措施,大概2100年時會升溫3.3°C,考慮美國宣稱退出巴黎協定,那會升溫3.6°C,而如果不管氣候這回事,那會升溫4.2°C。

        那麼,實現1.5°C的控溫目标要怎麼做呢?該報告稱,将全球變暖限制在1.5°C将需要在土地、能源、工業、建築、交通和城市方面進行“快速而深遠的”轉型。到2030年,全球二氧化碳(CO2)排放量需要比 2010 年的水平下降大約 45%,到 2050 年左右達到“淨零”排放——所謂“淨零”排放,聽起來不可思議,畢竟再減排也不可能減到零嗎,其實是因為如今有了碳捕捉技術,“淨零”排放意味着需要通過從空氣中去除CO2來平衡剩餘的排放。但這顯然也是個極難的目标。

        說得更具象一點,就是各國必須大幅度調整能源結構。目前,煤炭發電約占全球能源市場的37%、可再生能源占約25%、天然氣占24%。報告中提出的建議是,在2050年之前把可再生能源的占比提高到70%至85%,同時把天然氣占比降至8%,煤炭發電的比率更要降到0%至2%。

        煤炭從37%降到0?要在30年内實現?根據報告建議,其實要求2030年煤炭發電比例就要降到10%左右,12年時間實現這麼大程度的變革?難怪聯合國新聞稿強調報告是在建議各國進行“緊急、深遠和前所未有的變革”。

        這聽上去實在難度有點太大。好多國家煤炭依然是能源支柱,特朗普上台後宣稱美國要複興煤炭業,澳大利亞4年前廢除了碳稅政策,“過去幾年幾乎每個行業的排放量都不斷上升”,在這樣的趨勢下談如此“緊急、空前”的變革?政治上有可能嗎?

        在一些國家,煤炭業不僅沒有萎縮,還在複興在一些國家,煤炭業不僅沒有萎縮,還在複興

        再說說要花的錢,也許你下巴都要合不攏——該報告稱,為了将升溫限制在1.5℃,2016年至2035年将涉及“能源系統年均投資需求約2.4萬億美元”。注意,單位是“萬億美元”,而且是每年都要這麼多錢,占全世界每年GDP的2.5%左右。這樣的天文數字開支,這IPCC真的不是在開玩笑嗎?

        問題恰恰在于,IPCC不是在開玩笑。

        為什麼說這份報告不是危言聳聽?

        說老實話,介紹完上述“最後警報”,筆者是沒有信心這份報告能對世界各國人民産生什麼大影響。從宣傳策略來講,這些科學家與大衆還真是有些“隔”,當然,科學家的使命是求真,科學報告應該立足于事實而不是宣傳。但即便媒體把報告的内容“翻譯”為“最後警報”、“滅頂之災”,恐怕也不會有什麼用,甚至會取得反效果,說你是危言聳聽還算好的,各種說你“别有用心”的陰謀論層出不窮。

        尤其是,這份報告、以及IPCC以往的所有報告,看上去在政治上和經濟都是那麼地不可行,以緻很多陰謀論流行了很久。在中國一些人眼裡,“控制碳排放”被認為是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為阻礙中國等發展中國家變得富裕而出台的陷阱;而在美國一些人眼裡,這是中國人搞的陰謀,比如特朗普就曾主張“氣候變化是中國為了扶持本國制造業而發明的騙局”。這些說法距離事實都很遙遠,但就是很流行。

        即便是IPCC這個聯合國框架組織的報告,即便新聞稿裡有中國科學家的名字,很多人也不會相信報告的結論。其中一個原因是,人們從來就不會簡單相信科學家的說法,特别是與自己的已有認知有很大差别的時候——國内網站上,關于IPCC這份報告的常見留言是,“這種人類活動造成的氣候微變化,在地球的自然的氣候周期性變化面前,渺小得不值一提。”

        對于這份報告強調1.5℃與2℃差别的做法,幾乎可以肯定,大多數國人不會有什麼觸動——因為2℃這個以前的控溫目标很多人就不當回事,在流傳甚廣的丁仲禮院士采訪視頻中,丁院士認為2℃這個目标得來的方式就比較可疑,這個一家之言影響了很多人。至于北冰洋夏季會不會無冰,海平面上升速率加快幾厘米,珊瑚礁會不會滅絕,絕大多數人都隻會無感。

        2015年有個跨國調查顯示,中國人對氣候變化問題的興趣相比2010年已經大幅度降低,從這幾年的觀察來看,興趣也沒怎麼恢複。在這樣的情況下,在中國談“緊急、深遠和前所未有的能源變革”,肯定不大現實。

        但在這裡,筆者依然要指出,IPCC的報告并不是危言聳聽。

        關于IPCC報告可信度方面,很多人會舉出2009年的“氣候門”,以此證明所謂的“主流氣象科學家”不可靠,是先有觀點再找證據,但少人關心“氣候門”的後續,實際上有多個獨立委員會對“氣候門”進行了調查,結論都是氣候科學家并沒有在數據上做手腳。如果連這個也懷疑,那就是懷疑IPCC不可靠,聯合國也不可靠,那就沒什麼值得相信的權威組織了。IPCC的報告确實也會有争議,是否經得起曆史檢驗也隻能讓時間來說話,但總體上來說,在這個時點,這個報告是全球“科學共同體”所認可的。

        所以,拿自己固有的觀點來試圖推翻權威結論,就很可疑了。拿“人類對地球氣候造成不了大影響”這個說法來說,實際上是忽略了,所謂地球氣候周期性變化,是上千年萬年的大尺度變化。但目前科學家所談論的“全球變暖”,不過工業革命兩百餘年來的事情,對未來産生的影響,也隻是在數十來年之後。兩者時間尺度是不可同日而語的。而且,人類文明進步到今天的程度,氣候問題造成的災難和損失,也不是古代可以比的,更不要說數萬年的冰河時期——那時候隻需要期待我們的祖先能繁衍下來就好了,而如今的人類社會,願意承擔哪怕1%人口的損失嗎?

        至于北極有沒有冰,海平面升高多少,珊瑚礁會不會消失,這個中國人确實不怎麼會關心,也很難鼓動所有人去關心;另外,科學家喜歡談論數十年以後的事情,這個确實也很難讓人感受到緊迫性。然而筆者要說的是,IPCC報告裡,也存在即時的、能讓中國人感受到的氣候變化災難,就是極端天氣在不斷增多。IPCC工作組聯合主席、中國科學家翟盤茂就表示,這份報告強烈傳達的一個關鍵信息是,“我們已經看到了全球變暖1攝氏度的後果”,其中就包括更極端的天氣。

        極端天氣包括多個方面——

        例如高溫天氣,報告指出氣候變化之下,極端高溫天氣不斷增多,這是可以歸因于人類活動的,是高可信度的。今年夏天席卷北半球的熱浪,可以說就是明證。

        今年夏天席卷北半球的熱浪,很多人應該還印象深刻今年夏天席卷北半球的熱浪,很多人應該還印象深刻

        再例如暴雨,報告稱随着全球變暖,很多地區的暴雨現象在增加。有研究人員指出,“手頭的證據顯示,更溫暖的地球很有可能會經曆強降水事件頻率增加的情況,與之相伴的是水循環強度加大,以及更溫暖的大氣層的儲水能力增強。”

        再比如幹旱,報告稱一些地區正在變得越來越幹旱,這也是高可信度的。可印證的一個材料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的一個研究小組在《自然—通訊》雜志上發布論文表示,由于氣候變化和灌溉農業的發展,2070年至2100年,中國的華北平原可能因為極端熱浪而變得不宜居住,而這樣的熱浪對戶外工作者而言甚至可能帶來生命危險,“戶外工作者可能在極端熱浪襲擊的幾小時内死亡”。

        再比如台風,大家今年對“山竹”印象非常深刻,美國、日本今年的台風破壞性也非常強,但在IPCC報告中,由于這個問題異常複雜,是沒有給出結論的。但近年一些研究指出,全球變暖給台風提供了能量,會加大雨量和頻次。

        以上關于極端天氣的事實是我們都可以感受到的,這是否能讓你對“全球變暖”更加側目一些呢?

        “裸猿”的自救

        關于這次IPCC的報告,還可以多說一點。宣傳上,該報告是由來自40個國家的91名科學家,依據6000多份科學參考文獻寫成的,這裡沒有提的是,IPCC采取的是共識機制,即所有國家都要同意這份報告的結論并簽字,報告才能得到批準發布的。在會議中,這份報告的發布一度受到美國和沙特的威脅,但最終,所有成員國的氣候官員和科學家都認同了這份報告。

        換言之,這是個共識性很強的報告,如果人類接下來各方面的政策尤其是能源政策交給IPCC決定,那1.5℃的控溫目标是有可能達成的。但這并不是人類社會的運行機制,該如何應對氣候問題,是由所有人類共同決定的,而絕大多數人不可能很深入地理解氣候變化的方方面面。

        人類還很可能因為責任、利益分配問題無法一緻行動,且不說大國之間的博弈,最簡單的,很多受氣候問題威脅較小的國家,就不願意為島國和沿岸國家買單。

        而且即便人們意識到,如果現在不解決氣候變化問題,将來隻會花更多的錢去應對,也很難願意在如今的時點掏大量的錢為子孫後代解決問題,畢竟,當代人還有一大堆問題沒解決呢。

        戴蒙德莫裡斯著名的科普作品《裸猿》提到, “……盡管技術在飛躍發展,我們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種生物現象。除卻宏偉的思想和驕傲的自負,我們仍然是卑微的動物,服從動物行為的所有基本規律…”群體性的自私、短視、急功近利,讓身為“裸猿”的人類看起來很難應對氣候變化這一關于所有人類命運的重大問題。

        是時候真正重視氣候災難這不久的未來就要發生的重大問題了,至少,我們都得先去關注,才能談得上解決。

        網絡經濟主體信息
         
        點擊這裡給我發消息
        華興董芳
         
         
         
         
        毛茸茸BBwBB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