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zlvolc"></th>

      1. <thead id="zlvolc"></thead>
        <object id="zlvolc"><map id="zlvolc"><kbd id="zlvolc"></kbd></map></object>
      2. <strike id="zlvolc"></strike>
        歡迎光臨湖北華興機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加入收藏 | 免費預約 | 網站地圖 |

        華興免費定制熱線:

        華興動态 News
        熱門産品
        聯系華興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動态 » 折磨孩子的奇葩考題,正在重塑中國家長

        折磨孩子的奇葩考題,正在重塑中國家長

        發布時間:2017-08-09

        【華興為您關注】社會萬象

        張豐  

        特約作者

         
        3244
        導語

        “從現在開始,請你每晚7點至9點之間觀察1次月亮,把看到的月亮形狀畫下來,堅持28天。”這是上海某小學一年級《暑假生活》的一項作業。這道題難倒了上海天文學會的秘書長,因為每個月有一半的時間,晚上7點到9點是根本看不到月亮的。這樣的題目,出題人的想法也許是好的,讓孩子仰望星空,觀察,并且畫下來。如果父母願意幫忙,和孩子一起仰望星空,那也是很好的親子體驗。但是,本質上說,這隻是老師随手寫下的一道奇葩題目而已,他哪裡想到這給很多孩子與家長帶來了困惑。

        奇葩題目太多,隻有家長幫忙做

        奇葩作業“畫月亮”奇葩作業“畫月亮”

        和大量的奇葩題目比起來,畫月亮其實并不算什麼。

        據說,有一道數學題,難倒了數學教授。這個題目叫“誰是外星人?”這是一道選擇題:第一排給出四個外星人的圖案,第二排給出四個不是外星人的圖案,根據這兩組信息,讓學生在第三排的五個圖案中圈出哪個是外星人。

        這道題難住了好幾個專家,最後被一個學生給破解了:答案是第四個。因為經過仔細觀察,可以發現外星人的共同特點是:外面有三隻腳,裡面有一個三角形。

        奇葩作業“誰是外星人”奇葩作業“誰是外星人”

        這樣的題目,表面上看是鍛煉孩子的觀察能力,其實并沒有任何價值。在小學生的課外數學題目中,有大量這樣的題目,沒有任何邏輯可言。對成年人來說,這是一場災難。但是對天真的孩童來說,也許會看出一些蛛絲馬迹。在參考書上,這樣的題目大概會注明是培養學生的觀察能力和想象力。

        除了數學外,更常見的“家庭作業”是手工。往往要父母配合孩子一起做一個工藝品。有的的作業要求孩子用水果、蔬菜做一個拼盤,結果家長直接找廚師親戚來幫忙的。這一類作業的構想,是讓父母和孩子能更好地協作、交流,但是,父母和孩子,本來有無數的機會和孩子一起協作,為什麼還要在老師的指引下進行?

        有些題目則讓家長感到很尴尬。比如,越來越多的家庭作業,要求家長幫孩子做PPT,以利于孩子返校後和同學們交流。PPT是創業公司和白領喜歡做的東西,對很多家長來說其實相當困難。一些家長要重新學習,有的家長隻有哀求親戚或朋友幫忙。

        讓家長感到尴尬的奇葩作業可以說是五花八門讓家長感到尴尬的奇葩作業可以說是五花八門

        家長群裡,每個家長都變成了“學生”

        如今,在“素質教育”的大背景下,過去那種傳統的做題型作業已經不多見,寒暑假作業都呈現出了多樣而另類的形态,很不幸,大部分作業最終都要家長幫忙。

        家庭成了學校的延伸。有了微信群,家長之間的聯系大大增加,“家長群”對身為父母的人來說,已經成為最重要的微信群之一。在家長群裡,大家熱情讨論如何幫孩子做作業,不知不覺間,每個成年人都變成了“學生”。

        這樣的奇葩作業,真的是素質教育嗎?對一個孩子來說,開開心心玩一個暑假,可能比琢磨那些難倒教授的奇葩題目收獲要大得多。這樣的作業,很難歸入“應試教育”,因為大多數都和考試無關,但它也絕非素質教育。它是一種組織形式,唯一的價值是提供一個競争的機會。即使是做PPT,做得太醜也會被同學們笑話。這樣的競争,其實隻是一種變相的“應試教育”而已。

        手工課本來應該是家庭教育的一部分,但一旦被學校、老師布置,往往就變味為“應試教育”了手工課本來應該是家庭教育的一部分,但一旦被學校、老師布置,往往就變味為“應試教育”了

        被重塑的家長:威嚴蕩然無存

        在這場奇葩家庭作業大戰中,家長所受的摧殘還要遠遠大于孩子。

        大多數奇葩作業,不僅考驗家長的智商、能力,甚至還要考驗家長的社會關系。你能找到一個會做PPT的朋友嗎?上面提到的那道“誰是外星人”題目,媒體報導時還有這樣的故事情節:孩子拿這道題問一位研究者:“叔叔會做這道題嗎?我爸媽真的好笨呀。”

        在孩子眼中,父母的威望過早地喪失了。這其實是一個很嚴重的社會問題,至今還很少有人關注。心理學家認為,通常情況下,一個孩子進入青春期(16歲前後),會慢慢發現父母的“無能”。正是在“全能父母”形象逐漸坍塌的過程中,孩子慢慢建立了自己的價值體系,慢慢獲得心理的獨立。

        奇葩作業讓父母的威嚴蕩然無存,最重要的是,這個災難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就發生了。小學二年級的數學題,家長都要請教别人,這很有可能會造成孩子的心理危機。一個七歲的孩子發現父母很無能,絕對不是什麼好現象,他會産生相當大的困惑,會喪失一部分安全感,也會影響到自我的建設。

        很可惜,大多數家長都沒認識到這個問題。他們願意讓自己更萌一點,讓自己看上去更笨一點,還美其名曰這樣才能和孩子交朋友,和孩子“共同成長”。父母的角色,從來就是和權威聯系在一起的,你再努力都不能取代玩具的作用,也不應該向玩具學習。

        學孩子說話,盡量把自己的智商表現得和孩子一樣,很有可能是中國家長在教育中所犯的最大錯誤。相比之下,傳統家庭教育模式中“嚴父慈母”式的管教,可能還更科學一點。“和孩子做朋友”作為一種平等意識,是值得提倡的,但是那絕不是讓家長像小孩一樣,去做作業,去體會做不出作業的失敗。

        許多現象表明,父母“喪失權威”已經成為一種趨勢許多現象表明,父母“喪失權威”已經成為一種趨勢

        家長的道德困境:是否可以騙老師?

        有責任心和能力的家長,會盡力維持自己的“權威形象”,因此,不少父母雖然無比辛苦,仍在努力學習各種技能,以便孩子做作業有需求時,自己真的能夠幫上忙。

        這樣的人會發展成為一種“全能型”父母。明明自己從小就動手能力差,下班後拖着疲憊的身體,還要學手工。明明自己當初就不愛數學,卻不得不偷偷學奧數。中國的父母是世界上最累的,他們要經受兩次教育的折磨,而且都是有問題的教育。

        對“全能型”父母來說,勞累倒不算什麼,更可怕的是自己也會陷入一種心理危機:一個成年人,每天琢磨那些小學生題目,對自己到底有什麼意義?等到孩子長大離自己而去,這所有的付出,都會成為父母的心理負擔,他們又如何面對自己的失落?

        孩子面臨大量作業,可以說使家長“兩次踏入同一河流”孩子面臨大量作業,可以說使家長“兩次踏入同一河流”

        不要怪中國的孩子是巨嬰,因為父母一直在幫他們。也不要怪中國式父母,他們也是被逼的。這就是教育界的現實。

        當然,“全能型”父母的苦澀并不是誰都有資格品嘗的。很多父母對孩子的作業,持一種蒙混過關的态度。非常幸運的是,我們有了網絡,手機上也有各種幫做作業的應用,要相信,沒有多少題是老師原創的,都是可以找到現成答案的。

        這樣,父母又面臨着一個道德困境:這種做法,是不是對老師的一種欺騙?老師讓我陪孩子一起思考,這種抄作業真的好嗎?有些父母,幹脆采用一種徹底的虛無主義态度:孩子啊,這種作業毫無價值,爸爸幫你做了,或者,在網上幫你抄一份吧。這種灑脫,其實才是真正的災難。因為這種示範,對孩子有着很壞的影響。

        網絡經濟主體信息
         
        點擊這裡給我發消息
        華興董芳
         
         
         
         
        毛茸茸BBwBB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