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zlvolc"></th>

      1. <thead id="zlvolc"></thead>
        <object id="zlvolc"><map id="zlvolc"><kbd id="zlvolc"></kbd></map></object>
      2. <strike id="zlvolc"></strike>
        歡迎光臨湖北華興機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加入收藏 | 免費預約 | 網站地圖 |

        華興免費定制熱線:

        華興動态 News
        熱門産品
        聯系華興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動态 » 制造企業的今天明天

        制造企業的今天明天

        發布時間:2017-05-26

        【華興為您關注】百家講壇

        前言:有句話說多了,現在再說已經很土:人無我有,人有我精。今天的商業詞彙更豐富,但能把那句土話做好的,越來越少。原因無它,一是難,二是懶。難的原因千萬萬,而懶呢?

         

        作者:兔哥

        來源:兔哥94阚雷(ID:tuuge123)

         

        上個月,我受擔任顧問的研究院裡安排,擔任了一個政府調研項目課題組的現場組長,領着專家組調研了大概100家制造企業的智能制造發展情況,并給政府提供轉型升級的方案建議。

         

        這一個月可給我忙的夠嗆,連座談帶參觀診斷,每天至少4家企業,多的時候有一天9家的。從汽車制造、裝備制造、生物醫藥、基礎材料,到食品飲料、服裝制造、圖書印刷、軟件電子,還有創業孵化器,基本跑了個遍。

         

        我這麼多年來有個習慣,跑過的企業、讀過的書都會在小本本裡記上幾筆,偶爾提煉個小段子什麼的,否則拿什麼素材在這裡跟你們扯淡呢……

         

        上周我數了一下,這些年跑過的制造企業不知不覺中居然已經有1135家了!老實說我自己也挺驚訝的,看來我學曆雖然沒老專家們高,但好歹比他們勤快,因為他們在空調間裡陪領導開會的時間,我都在工廠裡聽企業介紹經驗教訓。

         

        走得多,見得多,感慨也不少,尤其是這幾年制造企業日子不好過,大家紛紛動起了“轉型升級”的腦筋,成功的有那麼一些,但更多的是把自己玩死的。

         

        按照我馬雲爸爸的說法(沒錯,我攀親戚就是這麼直接),成功經驗各有不同,失敗教訓總是相似。

         

        所以今天我就跟你們說說,制造企業都是怎麼在轉型升級中把自己玩死的。

         

        一、巨嬰病

         

        當你是個乞丐的時代,千萬不要吹牛,假裝自己是皇上,給爺來個禦廚,因為它會給你在心裡構建一個虛幻而美好的未來。

         

        吹得時間久了,别人沒信,你可能反而把自己騙信了。

         

        我走過的1000多家制造企業裡,70%都是自己感覺四面楚歌,渠道、店鋪全軍覆沒,人力、材料成本日日攀升,靠打雞血、跳勵志操、給員工洗腦、給客戶送錢,拉着代理商加盟商吃吃喝喝,這些老辦法是沒啥希望了。想突圍呢?放眼一望,四面八方都是互聯網、互聯網、互聯網!

         

        于是土豪們紛紛開始“轉型”,做吸塵器的改作機器人,做農機的改做無人機,做衣服的改做定制互聯網平台,天下熙熙攘攘,皆為貼上互聯網。

         

        很多人以為傳統企業不懂互聯網,其實按照我的經驗,工業4.0、CPS、C2M、互聯網+、智慧工廠、工業互聯網……說起這些新詞,其實土豪們比誰都明白,因為各種培訓班他們都去了嘛,跟你聊三個小時不帶重樣的。然而我轉進他們車間一看,亂七八糟一塌糊塗,連20年前的基本精益生産都沒有,你隻要問一句,他們就會說“國内這個行業都是這樣的,我們還是比較好的呢!”。

         

        所以我覺得,傳統制造企業的困境與其說是因為外部環境的挑戰,還不如說是自己内部作死。他們是通過一次次美好而成功的戰術,讓自己最終陷入了戰略困境之網,現在是越掙紮,網子勒的越緊。所以現在也有越來越的制造企業發現,好像自己什麼都不做,反而活的還好一些,而這種看起來的“好一些”,麻痹了他們對于現狀和未來的判斷,這是另一種作死。

         

        中國的傳統制造企業總是在兩個極端上來回擺動,當土豪們聽了某位大師的互聯網思維講座,熱血沸騰的時候,一拍腦袋可以豪擲千金,我就見過一個做鋼管的公司,給員工連個口罩都不舍得買,卻扔幾千萬去開發APP互聯網平台的。而這些“跨越式”發展的企業,一旦遇到挫折,又立刻縮回來,變得比任何人都保守,你跟他說什麼他都認為你是忽悠、扯淡、不切實際。然後開始怨天尤人,跟政府抱怨給員工上社保太貴啦、環保檢查太嚴啦之類的,高呼“實業難做”,企圖讓政府出手救他。

         

        如果說愛國主義是惡棍最後的避難所,那麼堅守實業就是爛企業最後的護身符。我見過一家企業根本沒有技術可言,靠買兩台設備、招一批人給别人造東西起家,當年靠着關系輝煌過一段,但是車間管理一塌糊塗,帖上個“堅守實業”的标簽,就把自己當成了國家民族的救星,站上了道德制高點。

         

        我替國家謝謝您,求您千萬别再堅守了,您除了浪費國家的資源沒啥貢獻,趁早關門該幹嘛幹嘛去吧,國家其實沒有您堅守會更好……

         

        中國的很多制造企業就像一個巨嬰,不是大笑就是大哭,要麼激進要麼蜷縮,總是不能根據自己的現狀制定一個行之有效的戰略。如今上至政府、下至企業,人人都在談轉型升級,但是我看到的是,真正能夠轉型升級的,少之又少。大多數都是“高舉紅旗,原地踏步”,要麼根本不動,要麼項目夭折,要麼深陷泥潭不能自拔。

         

        我這次調研的企業中,其中有兩家食品制造企業,管理體系很類似,進車間都要先換衣服、帶頭套鞋套,然後全身吹風,洗手消毒後才能進去。表面上看起來管理都不錯,但是我在裡面用手摸了幾處地方,一家讓我沾了一手灰,另一家一塵不染。前一家是咱們中國的龍頭企業,後一家是北京市順義區的一家日資企業,叫京日東大食品(注意是日籍華人,老闆是60年代才去的日本,所以你千萬别說什麼日本人就是比我們認真比我們厲害,中國人不差啥)。

         

        這就是我們制造業的差距,看起來什麼都有,但是照葫蘆畫出瓢總不是人家那麼回事。為什麼呢?

         

        我們看看細節,那家日資企業,裡面每一個地方,哪怕是維修車間的工具,都擺放的整整齊齊,廠裡每一個員工見面都會微笑着互相問“你好”,你别小看這一句話,當員工有了主人翁意識的時候,每一項改進他都願意貢獻智慧。所以那家日資企業的每一個細節都做到了極緻,這顯然是全員參與的結果,這就是企業文化的力量。

         

         

        而咱們的企業往往覺得企業文化就是個虛的東西無所謂,管理就是領導一個人的事,領導當然隻能關注到大面,細節他顧不上,而員工覺得管理跟自己完全沒關系,自然就是空有架子沒有實際。我們跟人家看起來什麼都不差,可就是差一點文化,這個一點,其實就是十萬八千裡了。

         

        所以我一直呼籲,中國制造之振興,首先在于工業文化之振興,破除巨嬰情結,讓企業學會面對現實,學會像成年人一樣思考問題。中國現在需要的不是一場以“智能制造”為名的政治運動,而是一場全面的制造業文藝複興。

         

        二、文盲病

         

        去年的一次走訪,去的一個老朋友的企業,做輪胎設備的,他給我介紹自己轉型升級的經驗。講了一堆“互聯網+”的理念,然後加上樂視賈總的跨界颠覆生态化反理論,最後告訴我他準備進軍醫療行業,跟日本專家合作做一家高端的、牛叉的、帶有互聯網思維的……醫院。

         

        醫院!

         

        回來後我在網上買了本新華字典送給他,扉頁上寫了“轉型”兩個字,這兄弟不明就裡,我也沒多做解釋。今年他投了重金的醫院沒搞起來,虧了不少錢,再見面說起這事來,我告訴他當時送你字典,就是想讓你自己查查那個詞是什麼寫的,是“轉型”,不是“轉行”。

         

        一個企業冒然轉到全新的行業,既沒有行業的經驗,又沒有客戶的基礎,也沒有熟悉監管的團隊,失敗是大概率事件。而轉型是指在自己熟悉的行業和領域内闖出一條生路,在熟悉的軌道上做創新。轉行是以己之短攻人之長,轉型是要在自己最熟悉的領域中,跳出原來的框架去思考,從而改變現狀、求得生路。隻有在一個行業内專注地去經營,長期地去耕耘和積累,才能發現那個行業中的痛點問題是什麼,才能夠針對這些痛點的問題找到有效的解決方法。

         

        有人肯定會說,你也轉過好幾次行啊!

         

        我必須得告訴你,首先我每次轉行都是因為有一些現實的原因,不得已而為之,是被迫的不是我積極主動去尋求的。其次你隻是看到我明面上的行業變了,但是沒看到,其實我的内核,“扯淡”的能力始終沒變,所有看起來的“轉行”其實都是我自己核心能力的價值延伸。

         

        比如谷歌做無人汽車,什麼跨界颠覆,中國互聯網公司也紛紛效仿之。可你不知道的是,無人駕駛技術本來就是谷歌的長項,它并沒有跨界,而是把它的核心技術延伸到了自動駕駛上。很多自動駕駛原本用的就是谷歌的圖象處理技術,圖像和數據處理的技術這正是谷歌搜索多年來積累的優勢所在。你不能把谷歌的汽車看成是一輛汽車,應該把它看成是一部強大的數據處理器,因為他通過聲光電各種各樣的傳感器在識别周圍的環境,把這一系列傳感器獲得的信号輸入到他的中央處理器當中去,判斷我這個車周圍都有幾輛車在開,這幾輛車的速度是多少,發生碰撞的概率是多少,進行快速地運轉。所以谷歌的自動駕駛汽車實際上不是傳統意義的汽車,他的核心是強大的數據和圖像的處理器,而這原本就是谷歌的核心技術。

         

        德魯克說過:“創新未必需要高科技,創新在傳統行業中照樣可以進行。”美國的創新型企業有3/4來自傳統行業,隻有1/4是來自科技行業。

         

        轉型和創新都需要專注執着的“笨人”,專注在自己的行業,要像華為那樣專注,幾十年來如一日做通信設備,不炒股、不賣樓、不做金融、不上市。傳統制造企業沒必要妄自菲薄,覺得自己所在這個行業沒什麼前途,一定要跨界到雲裡霧裡的高科技行業去。并不是所有人都非要去搞什麼互聯網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你是炸油條的,就把油條炸好,炸成全世界最好的油條,生意不見得比阿裡巴巴小。如果遇到瓶頸要轉型,可以跳出原有路邊炸油條的框架,看看能不能标準化,能不能做成寫字樓外賣,能不能配上特制豆漿,或者能不能聯合附近的油條攤、煎餅攤整個小吃一條街,這才是真正在轉型。

         

        網絡經濟主體信息
         
        點擊這裡給我發消息
        華興董芳
         
         
         
         
        毛茸茸BBwBBw